韩娱之影帝 第354章引子

小说:韩娱之影帝 作者:榴弹怕水 更新时间:2019-01-15

韩娱之影帝由顶点小说网(m.dingdiannworld.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金钟铭终于还是留下来帮忙了。
    凭良心讲,他这次真的是把所谓的国际主义精神给发挥到了极致,因为这么干完全没有什么个人的回报,纯粹就是过来遭罪和受累。
    想想也是,自四月下旬到五月中旬,金钟铭作为导演帮着《素媛》剧组拍了大量的场景,为此付出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却只换来了各种压抑和疲惫。至于这种电影所能带来的名誉?讲实话,他不过是一个副导演,将来电影真要是有什么名誉那也都是人家李俊益的,与他何关?实际上,金钟铭最后干脆就让李俊益不用多事了,将来上映的时候根本就不要写他的名字好了。
    对了,为此他还无意间错过了13年的百想艺术大赏。要知道《恐怖直播》的效应期还摆在那里,而到处乱改时间的百想艺术大赏今年又稀里糊涂的定在了五月中旬,于是乎,金钟铭依然还是此届百想影帝的强力候选人,甚至百想那边还有些明显的趋向性……但是,这厮偏偏真的就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话说那天中午,金钟铭录制完了《三时三餐》,然后带着一肚子朴昭妍搞出来的奇葩午餐,竟然就迷迷瞪瞪的直接自己开车去了昌原。而等到傍晚时分苏小娅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刚刚赶到位于韩国东南端昌原的他已经什么都来不及了。
    而人家百想艺术大赏呢,怎么说也都是韩国历史最悠久最有官方色彩的大奖,这种不给面子的姿态摆出来以后,你就算是再牛叉人家也不可能热脸去贴你的冷屁股吧?
    总而言之,金钟铭还很可能因为这个失掉了一次影帝。
    但是,这一切都是金钟铭自己作出的选择,他的内心恐怕是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就像徐贤说的那样,他隐约中已经将这部电影当做了一种个人的底线。而底线就是底线,放不下就是放不下,李俊益不说倒也罢了,既然提出这样的要求了,帮着做一下,求个内心安稳又如何呢?
    而且影帝什么的,他真的很在乎吗?对于如今的金钟铭而言,心安理得才是一种奢侈的东西。
    当然了,随着百想艺术大赏的闭幕,金钟铭其实已然将李俊益交给自己的任务给熬完了,放下心理包袱的同时自然也就有心思对这个件事情稍微表示一下了。
    “伍德,伍德,我们去哪儿?”问话的是郑二毛,时间是2013年5月19日中午,地点是《三时三餐》的录制现场,这里刚刚结束了这档最火热综艺节目的录制,而作为访客过来蹭饭的郑二毛刚刚和初珑背着包一起走出了那栋房子。
    “反正不去MBC。”金钟铭正站在远处土豆田里查看着之前一天一夜的来电和短信,听到问话后都不抬就给了对方一个暴击。
    全场哄笑不已,而Krystal当即也被气得鼓起了脸,因为金钟铭的话很难不让人联想到MBC目前最火的综艺节目《爸爸,我们去哪儿》。
    要知道,这个正流行的节目五月份这几期也是在江原道录制的,而且今天周日,回去之后应该正好能撞上这节目的播放,更重要的一点是,这个节目的收视率目前稳稳居于15%的超高线位上,是唯一超过了《三时三餐》的节目……当然,《三时三餐》是有线综艺,而前者是无线电视台的综艺,这个没法比。
    总之,现场几乎所有人都能听懂这对兄妹的笑话,看来金钟铭心情还是不错的。
    “伍德,这件事情我会告诉偶妈的。”Krystal无语至极,却也只能想到回家找大人这一条路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次的事情去找长辈撑腰似乎还挺有道理的。
    “随便。”金钟铭赶紧收起了手机,然后往院子这边走了过来。“我正好约了人去偶妈的咖啡厅,你想告状还挺顺路……”
    “不先去吃饭吗?”初珑赶紧打岔,反正她是觉得金钟铭这玩笑开的过了头,Krystal真要是在长辈那里把这个玩笑捅了出来,金钟铭也得吃挂落。
    “也是啊,先去吃饭吧伍德。”Krystal一听到这个词果然就来了兴致,倒是把刚才吃的亏给忘了。“去狎鸥亭的那家中餐厅,我要吃烧鱼……”
    话未说完,院子里已经凑在一起的三个人就齐齐变色,原来就在此时,因为辛苦涮锅而落在最后的朴昭妍已经出现在了房门口……她对于这个话题想来应该是很敏感的。
    “没关系。”朴昭妍一边锁门一边干笑了一声。“其实我也饿了,咱们一起回首尔吃烧鱼吧,我知道自己又把午饭给搞砸了,不该烧鱼却去不干净鱼鳞的,不过这周我会仔细研究一下的……”
    几人当即无言,节目组的人却忍俊不禁,朴昭妍的执念和她的各种花式菜谱已经成了节目的主要亮点了。
    就这样,几人的助理包括苏小娅都直接按照吩咐离开了,然后Krystal开车,朴昭妍坐副驾驶,金钟铭则和初珑坐在了后座上,然后电动跑车一路飞驰,从江原道直奔首尔而去。
    然后……然后车子就在光华门那里堵上了。
    “下午为什么会堵车?”Krystal无语至极。
    “前面出什么事了?”
    “怎么会有警察?”初珑和昭妍也都惊愕的不得了。
    “是有人在示威。”Krystal眯起眼睛仔细看了一会,然后给出了一个不是答案的答案。“只有几个人而已,这种示威为什么会封路,还有警察?”
    金钟铭也是满心无语,赶紧掏出手机来上网搜了下关键词,但竟然也没找到新闻,看来事情确实是突发事件……不过熬了二三十分钟后,随着警察散去交通恢复,网络上终于也有了动静。
    “是现代的员工。”初珑看着手机屏幕解释道。“说是现代那边的员工突然跑到这里要求政府逮捕他们的老板,由于没有报备而且还往世宗大王像上泼油漆,所以跟警察起了冲突……”
    “抗议的话也不至于往世宗大王像泼油漆吧?”昭妍忍不住回头问道。“这样的抗议不是天天有吗,现代工会也是每年都例行罢工的吧?”
    “这个就不清楚了。”初珑翻了翻手机上的新闻,一时间也搞不清楚怎么回事。
    “可以理解。”同样是看新闻,而且看的是同样的新闻,但作为懂行的人,金钟铭从字里行间中得到的信息就多得多了。“看这个新闻的描述,应该是现代坑了这些员工,大概是为了省钱之类的吧,企业一开始就没和这些人签正式合同,算是以非正式员工的身份招募进去的,然后到了法律规定的转正期前又把这些人给找理由炒了……”
    “那这个确实太过分了。”昭妍这才稍微明白了过来。“这些人当初为了转正肯定很辛苦的在工作,结果最后一刻炒掉,简直相当于白做工了,怪不得会这么激烈。”
    初珑也一脸同情的点了点头:“最近这种非正式员工的事情确实出的太多了,之前SK也闹出了这么一次事情。”
    “这就可以理解了。”重新启动车子的Krystal似乎也想起了什么。“前几天在网上看那个流行的漫画《老手》,里面事情起因不就是大公司突然解雇非正式员工吗?”
    没人理她,俨然这个漫画只有她自己看了,Krystal无可奈何,只能在缓慢活动起来的车流中认真开车。
    不过,就在这时,扭头盯着窗外金钟铭却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oppa干什么叹气?”初珑第一时间开口问道。
    “钟铭在想什么?”朴昭妍虽未回头,却也盯着后视镜问了起来。
    驾驶座上的郑二毛忍不住嘟了下嘴,自己的话没人理,结果有人叹了口气却引得所有人一起关心,这待遇差距……
    “我在想身后青瓦台里的那位韩国大统领,她这才上台几个月,日子就不好过了!”金钟铭倒也直接。
    “这有什么不好过的。”未等其余二人开口,开车的Krystal立即抢着插嘴道。“咱们这位总统现在可是同时把CJ还有SK的两位会长给送上了法庭,而且两位会长都有要服软的趋势,以她现在的威势,现代那边应该也很害怕吧?这种事情只要总统发句话说不定就解决了……”
    金钟铭一言不发,只是继续盯着窗外而已,就像出了神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这是被Krystal给怼住了呢。不过,别人不清楚车里的三个人又怎么可能不明白,这对兄妹是犟上了,金钟铭明显是不屑于辩驳Krystal。
    “伍德。”Krystal有些不满了。“你在想什么?我要是说的不对你就直接告诉我呗,这有什么?”
    “其实是在感慨上位者的难做罢了,不是故意无视你的。”金钟铭这才好像回过了神来,但却没有从车窗外收回目光。“其实你说的没错,我们这位朴总统正在势头上,但所谓个人威势终究只是个人威势,而一个上位者是不可能只靠个人威权来解决问题的,最起码她不能拿这个来应付劳资关系和韩国制造业整体下行这种大问题的……再说了,这个国家的大事情从来也都不是总统说了算的。”
    “那谁说了算?”Krystal似乎是在顶牛,但金钟铭知道这丫头应该是在自己说了一通话给出了一个台阶后已经软了下来。
    “谁知道呢?”安抚好妹妹情绪的金钟铭却有些情绪失落了下来,他在将目光从车窗外的美国大使馆以及林立的财阀大厦那里收回来以后,根本就懒得再说这个话题了。
    车子一路畅行无阻的来到了狎鸥亭,但是金钟铭却要先行一步……车子毕竟耽搁了时间,而他早在郑妈妈的咖啡厅那边约了人,要去吃饭的话就控制不好时间了。而稍微商量了一下后,初珑和昭妍都准备等金钟铭跟那人见完面之后再去一起吃饭,纯当吃晚饭了,Krystal虽然再度不满了起来,却根本没法子坳过这俩人,也就只好跟三人一起去了自己亲妈的咖啡厅。
    等到了咖啡厅,三人一下子就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了……无他,金钟铭在这里竟然偶遇了一名《韩国财经报》的记者。
    没错,偶遇记者,在一家咖啡厅顾客最少的下午时分偶遇了记者,而且还是跟他关系最好的《韩国财经报》娱乐版的记者,而且这记者出来喝咖啡还尼玛带着录音笔。
    “确实是特意选择没有去百想现场的。”咖啡厅角落里,看到一起来的三个女孩跟郑妈妈还有几个打工的服务员一起在柜台那边小声聊了起来,沉下心来的金钟铭当即大言不惭的跟眼前的记者扯开了话题。“这其实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深思熟虑的吗?”这名来时带着总编嘱咐的记者显得有些茫然,毕竟嘛,这话这么听怎么感觉不对劲,不过,他还是很有职业道德的继续了下去。“可金钟铭先生,有些事情不是一句深思熟虑就可以打消大家疑虑的……据我所知,这次百想艺术大赏,首先你是影帝的大热门,甚至开幕前很多媒体都认为这次的影帝非你莫属。而更重要的一点是,你之前是正式接受了百想邀请的!而最后的结果大家都知道了,你却根本没有出现在现场,因此很多人,包括观众都说你这是在轻视具有悠久历史传统的百想艺术大赏……”
    “这怎么可能?”金钟铭赶紧摇头。“我是最年轻的大赏获得者,对于百想艺术大赏和相关组委会,我一直是心存感激的,又怎么可能会轻视呢?”
    “但你终究是没有去,而且是失约。”
    “所以需要专门解释一下。”金钟铭面色严肃的接口道。“首先当然是要为失约而道歉,其次要说一下那天的想法……其实我所说的深思熟虑,主要是考虑到之前青龙奖的时候,我就已经靠着《恐怖直播》获得过了一次影帝了!”
    记者忍不住怔了下,连录音笔都差点没握住……毕竟,这话怎么感觉有点让人心慌呢?
    “这种想法是很早就有的。”金钟铭抱起怀继续认真讲道。“但是那天从《三时三餐》录制现场离开以后,这种想法格外的强烈,总觉的如果自己再靠之前影片来二次评奖的话,不获奖倒也罢了,如果获奖,反而会让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这名《韩国财经报》的记者在自己脑子里认真过了两遍这话,然后才敢确定对方的意思:“金钟铭先生的意思是说,您以后所有的电影无论胜败,都只参加一次评奖吗?”
    “就是这个意思。”金钟铭笑了笑。“当然,仅限于三大奖。”
    记者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去了。
    讲实话,金钟铭给出来的这个回复当然然显得高风亮节,而这次缺席百想的事情自然也有了一个完美的交代。而且,如果这厮真的能照着这个方式坚持做下去的话,那他将来的声望肯定会再上一个台阶的。
    但是,这位记者非常清楚,对方这个回复里面其实还隐藏着两个很明显的问题,明显到金钟铭本人绝对不可能没提前想过。
    首先一个,无论如何,三次评奖机会变成一次,总是要少不少荣誉的,今天张口闭嘴一句话出来了,到时候真不心疼?你确定能坚持下来?
    不过这个倒也罢了,因为那是金钟铭个人选择和个人毅力的问题。
    所以,真正的问题在其次,那就是金钟铭这番表态不止是在自虐,更是会罪人的!而且得罪的还是那些资历比他深,同时还很有竞争力的韩国电影核心人物!
    可以想象,这番话说出来以后,单说男演员好了,想出头而又竞争激烈的年轻男演员们当然会心里暗喜,因为金钟铭竟然主动把机会让出来了!可是那些正当年的呢?那些本来就靠横扫拿到过不少荣誉的演员呢?对于正当年的演员而言,你这么高风亮节让他们如何自处?对于那些老前辈而言,你这么做是不是在变相的让我们拿到手的荣誉贬值?最直接一个例子,你的老师安圣基会怎么想?他的那么多影帝里面多少个是靠着所谓‘横扫’换来的,你算过吗?
    “其实,这个想法主要是来自于安圣基老师。”就在记者不知道该如何继续的时候,金钟铭竟然主动说了下去,而且偏偏就是拿自己老师做例子。
    “这个……”记者有些口干舌燥的感觉了。
    “我不知道有没有跟外界提起过,我在向安圣基老师拜师的时候曾经向他提起过一个有些狂妄的约定,那就是我保证有生之年一定要拿到比他更多的影帝奖杯……”金钟铭眯起眼睛看向玻璃窗的夕阳,看起来似乎是在回忆自己金色年华一样。
    “嗯……嗯?”记者有些反应了过来。
    “现在想想当时的自己确实是不知天高地厚了,但是时过境迁,眼看着自己也已经有一些资本可以公开讨论这件事情了,却又有些蛇心不足想吞象了。”
    “您的意思是……?”记者的眼睛变得亮了一些,他隐约有些反应了过来,这确实是一个很完美的借口,把事情局限于师生羁绊这种个人原因上,自然能够给其他所有人一个台阶。
    “当学生的总是要推陈出新吧?”金钟铭稍微显出了一些踌躇壮志的样子,言语中也变得侃侃而谈起来。“时代的在进步,安圣基老师那个时代的韩国电影市场是什么样子,我们现在又是什么样子,是一回事吗?老师那个时候一年难得几部优秀作品,所以一部好作品出来以后‘横扫’这种事情太过于正常了,甚至他的那种‘横扫’还有一种提振和鼓舞士气的特殊意义,算是时代赋予他的任务。而回到眼前,我这个当学生的却处在这么一个截然不同的环境里,韩国电影市场日益成熟,甚至可以称之为正处于爆发的状态,周围出色且正当年的男演员又这么多,实际上,这个时候想要凭着一部作品去一整年接连不断拿奖就显得格外吃力了!”
    已经彻底听懂对方意思的记者赶紧配合着连连点头。
    “所以,与其去跟那些实力强大的同行们搞胜算不大的多轮竞争的话,倒不如自己给自己先提前定个限制。当然了,这样做的话,其实也算是一种略显投机取巧的行为,毕竟如果长久这么做下来以后,组委会在评审时想来也会考虑我这种行为习惯予以偏向的。”
    记者附和的笑了笑,倒又忍不住有些佩服起了对方……因为这种话对方本来可以不说的,但真说出来却也真让他佩服起了对方的这种豪气,也让他相信对方是有那个毅力来履行承诺的。
    “总之,这件事情就是如此了。”金钟铭正色总结道。“没有去百想现场确实很对不住诸位观众和影迷,也很对不起百想最组委会。而这个行为背后,则是一个年轻人略显旺盛的自尊心在作祟。至于这种自尊心的出现,则是因为这名年轻人私人的一个小故事,以及与故事相关的,强大到形成阴影笼罩在他头上的一位老师……还是希望大家理解吧。”
    “原来如此。”记者彻底放松了下来。“我想无论是观众还是同行,又或者是所有人都应该会理解金钟铭先生的……不过既然说起这个话题,金钟铭先生有新作品的想法吗?我们报社注意到您名下的影视制作公司和娱乐电视台最近都很活跃,投入了大量的金钱和精力,然后同时进行了多部作品的制作,但是却没有看到你本人的名字出现在作品中。”
    “这个……投资是商业行为,要算到企业上面,而个人的演艺抉择则是个人决定,两者并没有什么直接关系。”金钟铭也只能这么硬着头皮说了。“更主要的一点是,这半年暂时没遇到合适的剧本……”
    “那有没有什么具体想法呢?”既然已经完成了上头交代的任务,记者自然就开始随意了起来,问的也都是一个娱乐版记者该问的事情。“比如说对某种特定的电影类型或者角色类型感兴趣?”
    “哎。”金钟铭这倒是突然来了点精神。“最近在综艺里天天欺负女艺人,感觉挺过瘾的,而且据说已经有恶名传出去了,所以一直想着要不要演一个欺负女人的反派……”
    “哦……哦?!”
    “……”
    “……”
    采访渐入佳境,一直到天色渐暗才终于结束。
    “伍德你来一下。”金钟铭送完记者,甫一回头,就被郑妈妈招手叫到了柜台那里。“有事问你。”
    “是。”这位有召,金钟铭无论如何不能装十三了。“偶妈有事,是二毛跟你胡说什么了吗?”
    Krystal当即扮了个鬼脸。
    “刚才听到你说自己真要演反派?”郑妈妈没理会这对兄妹之间的闹腾,而犹豫了一下后,却问了一个让金钟铭有些措手不及的问题。“还没有影子的事情就这么跟媒体说出来,是不是有些随意?”
    金钟铭怔在那里,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怎么了这是?”郑妈妈不解的追问道。
    “哎。”金钟铭略显尴尬的笑了一下。“没什么,我还以为你会跟我说一部电影只参加一次评奖的事情呢,都准备好说辞了,没想到您会说这个。”
    “你想多了。”郑妈妈摇了下头。“那种事情确实也更重要,但越是如此,越说明你跟记者讲出来之前是有过深层考量的,而我们对你的原则向来是事情越大越不去过问……倒是这个要出演反面角色的事情,你就没想过这么干会影响形象吗?”
    “安心吧偶妈。”金钟铭听完对方的解释后当即也为之释然,并正式的给出了一个解释。“我早过了那个需要银幕形象来塑造个人形象的时期了,如今金钟铭就是金钟铭,仅此而已,不用担心的。”
    郑妈妈闻言点了点头,也就没有再追究什么,毕竟她本来就是随口一问,要的就是这种回复,只要对方不是疏忽就行……话说,孩子们越长越大,轮到她操心的地方也就越来越少。实际上,若非当初生活越来越无聊,她又怎么可能来开这家咖啡厅?
    就这样,看到对方没有再开口的意思,而除了二毛以外其余两个女孩在这位面前又一直有些小心翼翼的感觉,金钟铭当即提出了带三个女孩一起去吃饭的事情。毕竟从昨天到现在,他在江原道已经做了一天一夜的节目,而且吃也吃不好的,此时事情已了,倒确实有些又累又饿的感觉了。
    “那就去玩吧。”郑妈妈当然也明白年轻人在自己面前放不开。“不过要是吃完饭还要去夜店的话你得看好二毛,让她少喝酒……”
    “安心。”金钟铭赶紧点头答应道。“我现在只是想去吃饭而已,还真没有去玩的意思……”
    “大周末的倒也没必要把自己看太紧。”郑妈妈倒是显得格外宽容。“放松一下也无妨如今连毛毛我都懒得管她,何况是你?二毛都也成年了。”
    金钟铭不置可否。
    “对了伍德。”就在四人收拾好东西然后告辞离开的时候,郑妈妈突然又想起来一件什么事情,当即略显随意的开了口。“说起毛毛的话,最近她跟什么人搞得那个什么投资项目你把关了吗?”
    此言一出,三个女孩倒也罢了,金钟铭却是立即眯着眼睛回过了头来。
    PS:状态奇差,不管你们信不信,这个过度章节实际上写了四五遍,临近结尾,越想写的好一些越觉得尴尬,然后急的上火,搞得鼻腔里面肿了起来,外面看好好的,可呼吸都会疼,张鼻孔更是崩溃……感觉人快废了。

顶点小说网(m.dingdiannworld.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韩娱之影帝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dingdiannworld.co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