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三国 第1918章红了票子,黑了心肝

小说:诡三国 作者:马月猴年 更新时间:2021-01-23

诡三国由顶点小说网(m.dingdiannworld.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秋天,酷夏方过,寒冬未来,这一点时间大概是一年当中最好的季节,既没有春天的那种寒冷不去,潮湿绵延的感觉,也没有冬天冷得就只想缩在热炕上的无聊,一切都刚刚好,阳光清爽,白云如絮,就像是一朵朵的棉花糖。
    斐潜的『天地人』灭蝗三策,扼制了蝗虫在关中三辅之地的蔓延,也让关中的田亩开始放下心来,收获一年的汗水和辛劳。第一批的庄稼已经收割得七七八八,现在开始等第二批收割,也是这一年当中数量最多,分量最大的一批,分布在各个地头的农学士已经开始忙碌起来,甚至调动了官府的驽马和驮牛,准备进行转运。
    斐潜一直认为,后世的票子还是蓝色的那一版比较好,因为改成红票之后,似乎许多人的心中的原本的颜色,要么就到了眼中,要么就直接黑了。
    当然,这个是玩笑话。
    只不过贪腐这个事情,还真是令人头疼。
    吃点喝点,算贪么?
    用点拿点,算腐么?
    在封建年代,什么标准才达到贪腐线,而这个线又是否合理?明朝的老朱同学,就连扒皮充草都挡不住贪腐的脚步,所以想想后世那么多眼珠子红了心却黑了的人,自然也就不足为奇了。
    参律院的韦端已经来过一趟,递送了一份不轻不重,也有些不明不白的贪腐之律,然后被斐潜不冷不热的打发了回去,让他再回去重新考虑考虑。
    不让乙方改个二三十版本的,难道还是甲方吗?
    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而且这个问题甚至斐潜也觉得非常的棘手。
    在封建年代,贪腐问题,其实跟皇权紧密相连。
    因为在古代,尤其是在封建王朝之中,皇帝就代表了整个国家的意志,嗯,在大多数的情况下是这样,整个国家『莫非王土』,但是皇帝说起来是九五至尊,其实只是一个孤家寡人,看似拥有整个江山,但是他自己无法亲自管理的,只是一个坐在金銮殿的囚徒。
    所以官僚系统对皇帝来说,是唯一和外界接触与掌控国家的渠道,在这种结构之下,皇帝对官僚系统本身是没有太强的制约手段。因此,廉政,是要整个官僚自觉管住自己的手的,何况大多数时候工资又低,那么从最开始的吃一点喝一点拿一点用一点,到最后发展到公然偷点东西贪些钱财,那不很正常么?
    就像是红楼梦里面的贾府,
    皇帝就像是『贾母』,看似是一家之主,风风光光,其实下面小姐、丫头、姬妾、小厮经常搞些小偷小摸,背德丧伦的行为。皇帝真不知道官员在贪腐吗?他知道,但他又能怎么办呢?
    最多派几个东厂或是锦衣卫的人或明或暗跟在官员屁股后头,起初官员对此也是害怕的,所以就一同拉下水,结果最后折腾半天,贪腐却越发的厉害,因为到最后连东厂和锦衣卫都一同贪腐了。最后不管是皇帝的钱,还是贪腐的钱,亦或是贿赂的钱,都加在了百姓的头上,以至于最后百姓民不聊生,忍无可忍就爆发了各种的起义和动乱。
    即便是一家之主偶然良心发现什么的,换了一批更有道德的下人,就能避免贪腐么?
    不可能。
    因为造成贪腐的,是整个系统,而不是单独几个人,只要这个系统存在,结果必然是一样的,因为人性本身就是如此。
    所以斐潜非常佩服后世那些真正的大革命者,那些无私奉献的伟大的人,因为他们做到了一般人所做不到的事情,他们降服了自身的欲望,展现出人性光辉灿然的一面。
    可是在封建时代,难啊。更多的人是在欲望中沦陷,但凡有一些光华都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为什么开国的皇帝死了之后,贪腐就往往控制不住了?
    这是因为后续的很多皇帝之所以能够高坐金銮殿,是必须要有大臣来护卫其权威性和承认合法性的,而一旦没有有分量的大臣的背书,皇帝连屁都算不上,就像是当下的刘协。
    因此对于皇帝来说,他最看重的,并不是贪腐,而是皇位的安全。
    历史上大多数的皇帝都不轻易杀大臣,这是一种规矩,也是一个忌讳。皇帝一旦杀大臣,多数是大臣某个言论或行为涉及皇帝的权威和合法性,十有八九都是如此。
    所以对于皇帝来说贪污问题只是国家问题,不是皇权问题,而对于『家天下』的皇帝来说,有位置才有家,才有天下!只要皇帝自己的权力稳固,这个家就存在,那些贪污的部分赃款全当给管家辛苦帮忙自己看家护院的报酬,只要这个报酬拿的不过分,二八开、三七开,不耍瞒皇帝,那自然也是睁一只闭一只眼。
    这也是为何像严嵩、和珅之流如此贪腐,皇帝却依旧非常宠信他们的原因,因为皇帝也需要贪官这一个透明吸管,偷偷吸取民间的民脂民膏。
    所以,在皇权为尊的封建王朝,必定决定了不可能完全依法治国,而只能是依权治国,而一旦以权力大小来制衡,那么腐败必然诞生。
    所以面对这样一个几近于无解的问题,斐潜其实也很头疼。
    斐潜头疼,韦端一样也头疼。而且比斐潜还要更疼,因为斐潜看过了第一稿之后,便表示略有不足,然后只给了五天的修改时间,让韦端回去修正一二……
    不足,不足在哪里啊!韦端哀嚎不已,但是韦端也没敢问,他也知道即便是问了,斐潜也未必会说。
    左右为难之下,韦端只好放大招了……
    『《夏书》有言:「昏、墨、贼,杀。皋陶之刑也。」』韦端坐在参律院之中,看着其下一帮子人,缓缓的说道,『贪以败官为墨,当刑也。《尚书·吕刑》之中,亦有「五过之疵」,惟官者,秉承上意,依仗权势。惟反者,利用职权,报私恩怨。惟内者,内亲用事,暗中牵制。惟货者,贪赃受贿,敲诈勒索。惟来者,接受请托,徇私枉法。以上五惟者,皆同案所罪也……』
    这是主基调,是大框架,是从夏商周就传下来的,是政治正确,自然没有任何人有意见,或是敢提出什么意见来。
    韦端之所言的,是从华夏有了国家之后,也就是最早的夏王朝,便有了贪腐,只不过那个时候对于罪行的处理都很简单,也只有一个,死刑。
    其中『昏』指自己做了坏事而窃取他人的美名,『贼』指肆无忌惮地杀人,而『墨』指的就是官员违法乱纪。夏朝这一对官员违法乱纪的处罚规定可以说是中国古代刑事法律中对贪污犯罪的最早规定。
    商之后的西周制定了一部重要的法典《吕刑》,规定了司法官员的五种职务犯罪——『惟官、惟反、惟内、惟货,惟来』,其中的『惟货』和『惟来』分别指敲诈勒索,行贿受贿和接受请托,贪赃枉法,也都是要进行审判和刑罚的。
    『今召各位贤才齐至,乃议「昏、墨」之责也,』韦端环视一周,『还望各位畅所欲言,群策群力……』
    郭图瞄了一眼逢纪,恰巧逢纪也看向了郭图,两个人眼神一碰,各自心领神会。
    讲大方向,韦端敢,或者说,谁都敢。就像是台上讲反腐倡廉,谁不会说?唱高调么,那个嗓子不是扯得高高的?
    但是要『论责』的时候,要说具体细则的时候,自然就没声音了。
    韦端不愿意也不敢讲细则,因为不管是定高了,还是定低了,亦或是定得不高不低,都是麻烦,所以一开始的时候韦端便是拿了一个理论的框架去忽悠斐潜,但是就像是拿了一个大纲去忽悠编辑一样,然后被编辑,呃,斐潜给打回来了。
    毕竟光凭一个大纲就可以骗,呃,签约拿钱的,也就那几个人而已,韦端自然不在其中,所以无奈之下,只能是『群策群力』了,正所谓法不责众么,大家一致提出来的,即便是板子落下来,也多少分一些出去,不至于全数落在自己屁股上。
    可是『众人』也不傻。
    当一个人认为别人都是沙雕的时候,往往他自己是沙雕,而当他怀疑自己恐怕是个沙雕的时候,往往其实是他多想了,其他人并没有这么认为。
    所以当韦端希望有个『沙雕』来充当大头的时候,就发现最大的那个头,依旧还是在自己脑袋上,其余的人都默然不声,就像是刚才韦端嘚不嘚说了那么一堆,然后都没有听到一样。
    『咳咳……』韦端见状,先是咳嗽两声,似乎就将难言的尴尬给咳掉了,然后换上了笑嘻嘻的脸,开始点名了,『郭参律,汝意如何啊?可有何良言良策?』
    郭图心中大骂,脸上不动神色。
    看见老子新来的,好欺负是么?
    韦端笑嘻嘻的似乎很是亲切,写满了鼓励和期盼,就差说一声大家一起鼓个掌,有请郭同学发言了。
    就是看你是新来的,不欺负你欺负谁啊?
    汉代也有针对贪腐的律法,而且比春秋战国要细致明确了很多,像是什么收受他人钱财的就不说了,还有像是歪曲解释法律的,比如那个必须要提前预判两秒否则就是有责的;根据私情徇私枉法的,比如像是那个明知道酒驾结果死活拖着不让其做血检的;还有什么利用职权窃取自己执掌、管理的国家财物的,挪用公款公物卖官鬻爵等等……
    所以不是没规矩,也不是没法律,而是上面的人带头不遵守,不执行,亦或是借助权势豁免法律,就比如说汉灵帝带头卖官鬻爵,难不成要将汉灵帝抓起来,弹他小叽叽一百下?
    郭图能给出一个答案么?显然是不可能。即便是有答案,郭图也不会说,因此郭图便以初来乍到情况不清为由,表示不好说。
    韦端再问逢纪,逢纪也是表示自己才疏学浅,状况不明,也不好说。
    问到谁,谁都摇头,让谁说,谁都谦让。
    到了最后,韦端也是维持不住脸上的笑容,拍案大怒,让所有人都回去写一篇具体的细则来,三天后上交,不交上来的一律免官!
    当斐潜听到了韦端在参律院发生的事情之后,也不由得嗤笑了一声。
    这是做给谁看的?
    不过这没有关系,反正也不急于这一两天就要定下来,反正慢慢引导到斐潜想要的那个方向上去就差不多了……
    或许有些人会说简单啊,杀就是了,哪里来的那么多圣母思维或是杞人思想?
    如果按照最为普通的,底层百姓的观念,发现一个贪官杀一个,是不是最简单,最方便?然后谁来发现这些贪官呢?所谓官官相护,那么官来发现和监督,似乎是不行的,那么就是老百姓来发现罢,毕竟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百姓的判决是公正的……
    真的这样么?
    权柄在上面,然后上面的人不守规矩,若是将权柄下放到民间,民间的普通百姓会守规矩么?
    有一句话似乎流传得很广,『我并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这句话非常受欢迎,几乎每位引用者都注明是伏尔泰所说的名言,在一些论坛里也有人把这句话当作是自己无所顾忌发表言论的护身符,甚至用此句话来嘲弄或攻击其他与之讨论的网友。可事实上被称为『法兰西思想之父』的伏尔泰本人真说过这句话了吗?
    并不是,是《伏尔泰的朋友们》所说的……
    因此折射出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普通民众真的会去在意,去追查事实的真相么?
    越是普通人,越是只想着他自己想要的那个真相。
    比如罗冠军事件、体罚哮喘女、德阳安医生……
    后世将肆意评论且不用担负任何责任的权柄下放到普通人身上的时候,有多少人会意识到这是珍贵且不可轻用的权柄?又有哪个网络施暴者为其言行负责了?顶多是默默删除了自己的言论,甚至有的人即便是到了最后,知道了真相,依旧还坚持着自己当初所说的那些『怎么不去死』等等言辞没什么不对,是当时自己出于『正义之心』的一种『或许有些不恰当的表述』而已,不觉得需要向什么人道歉……
    所以很显然,只要有权柄的问题,就会爆发出人性的问题。人性是要监督的,但是监督者又由谁来担任,其本身又由谁来监督?
    即便是在后世已经大多数脱离了文盲,有了一定的知识和社会认知的情况下,当乌合之众的情绪被点燃的时候,很多事件的真相也就不是重点了。
    所以说斐潜能将权柄下放给普通的民众么?
    显然行不通。
    因此,在当下,斐潜所能做的,也只能是上面的人进行修整,然后推广到下面去,想要在封建王朝推行王莽做的那些事项,都不太现实。
    斐潜现在就准备通过左冯翊的赈灾,抓一抓那个家伙的爪子蹄子露出来,所以就像是顺藤摸瓜,总要有个藤出来才好摸个瓜。
    蔡琰显然没有能够领悟到斐潜的思想,这两天上报的事情完全就是表功的,讲这个妹子做的不错,那个官吏表现得也很好,或许在蔡琰心中,任何人都是好人,都是有功的,就连帮忙磨个墨端个水什么的,也都是功劳。
    又或是蔡琰拉不下面子来,不愿意将手下架到火上去烤。可问题是如果不将属下架上去,那么很大的可能性就是被下属架上去烤了。
    蔡琰的学识无疑是拔尖的,但是官场之中的东西,就不是学识高,就一定手段强的了。至少韦端懂得做个戏演一场,蔡琰则是完全不懂了。
    蔡琰的性子可能就是如此,所以说当下如果要让直尹监达到斐潜的需求标准,要么将其撤换,要么就要给她加些个助手,替蔡琰处理那些不好意思,或者觉得不好办的事情。
    『王氏女姎,提为修撰如何?』斐潜敲了敲桌案,问枣祗道,『另有淳于氏,一并提为修撰……』
    直尹监之中,原本作为副职的修撰之职,是空悬着的,并没有委任。王姎这个家伙呢,单说从那一天的表现来看,手段肯定比蔡琰要强不少,虽然说前往琅琊的人还没有回来,毕竟如今路途混乱,也不是很好走,但是暂时让王姎出来协助一下蔡琰,使得直尹监真正走上正轨,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一方面淳于萦是医生,可以在灾后展开瘟疫的防治工作,另外一个方面淳于萦也可以用来遮掩蔡琰和王姎,吸引一部分的目光。
    只不过安排蔡琰,斐潜说了就算,但是要利用王姎做一些事情,特别是让王姎来做一些蔡琰做不了的那些事情,多少就要找一下枣祗,稍微表示一个态度,总不能说静悄悄的去用了别人的老婆,说都不说一声,那么岂不是跟隔壁老王差不多……
    呃,虽然比喻不恰当,但是大概意思是这么一个意思。
    枣祗看着斐潜,目光让斐潜觉得怎么就那么像是在看着隔壁老王,『主公之意是……』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

顶点小说网(m.dingdiannworld.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诡三国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dingdiannworld.co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